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收藏 > 艺术评论

玉潭老鱼余培奇:逍遥有余清如许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www.hqwhw.com     编辑:菲菲 2019/11/25

文/楚寻欢

      我与余培奇先生结缘始于微信。他笔下“丑”得撩人的水墨线条便是我们的媒人。他喜阅我拙文,我喜读其书画,这也算是我们门当户对的“金玉良缘”了。

      余培奇先生号玉潭老鱼,年长我十几岁,却称呼我为“楚兄”,不免让我心怀忐忑以“老鱼”兄回敬。

      老鱼谦逊儒雅,对师友朋辈都礼敬有加,每每与其交谈都有如沐春风之温暖。

      而今回想,去岁入冬老鱼邀我登门吃茶,品潮州菜的热情还历历在目。他老远就下楼相迎,全然不顾户外寒风凛冽,别看一脸胡子拉碴,眼神里却满是与人为善的敦厚,言谈间分明能感觉得到他平和细腻的讲究里蕴藉着一种稀缺的民国遗风——中国式的文人艺术修养。

      老鱼入古颇深,笔墨所至,满纸古拙出奇,苍劲亦灵动。这种沉着老辣的笔力得益于他几十年来勤习碑帖,旁参傅山、徐渭、徐生翁诸君,且结合自身的天赋与体悟之神会所得。老鱼走向古拙的笔墨线条是一种自知自觉的审美情调映射,正应了傅青主那句“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

      中国画讲究以书入画,深潜的书法功底也让老鱼的绘画与印章饱含得天独厚的金石韵味。虽然这种“奇拙”的书法与大写意画远非市场讨喜之物,老鱼却我行我素,一以贯之,自得其乐也。

      傅雷先生曾谓神品、逸品为“久而渐领,愈久而愈爱”之物,这正是老鱼下笔所向。在艺道上,他誓与市场上的“庸脂俗粉”不相往来。如是,老鱼常常能大胆用色,下笔轻重缓急行如流水,那些跃然纸上的“花鸟鱼虫”,足见厚重沉雄而不失鲜活生机。

      作为典型的潮汕人,老鱼在书画之道上同样秉承了潮商“讷于言而敏于行”的君子作风。为艺途有进,他辗转于京城与南海之间,十上京城,访学名师,一直乐此不疲。我想,这与他以耕读为乐,向往淡泊自由的艺术情怀是须臾不可分的。

      古人云,大道至简,大写意画是性情的极致书写,是文人艺术修养的厚积薄发。画即是人,人即是画,绘画本身就是一种修行。老鱼的笔墨里尽显南海之滨的果敢与笃实,乍看粗头乱服,内里拈花掬水,个中意趣,正是拿捏了几千年的笔墨玄机。

      遥想当年,岭南之域,林良首开明代水墨写意画派,近现代关良、丁衍庸、林风眠等大家承前延宕变革至今,而与老鱼更近的潮汕巨擘饶宗颐、庄华岳莫不是大巧若拙的素面文人。以此文脉薪火相传,想来我那“一片冰心在玉潭”的老鱼兄正可谓:逍遥有余清如许。(文中插图为老鱼近作) 

2019/9/25    

余培奇

      余培奇,字觉吾,号玉潭老鱼,潮汕人氏。自由艺术家,现居北京。中国人民大学访问学者,中国民主促进会员,《尚意书艺》特邀编委。乙巳年庚辰月生于汕头澄海韩江之滨,石鼓山下。素慕诸葛,常以“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自勉。颜其书屋“田斋”,以耕读自生自娱为乐,余闲研习书房派易学术数,以求字古书淳,意蕴有嘉。曾求学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北京大学。

作 品 欣 赏:

 

 

 

 

 

 

 

 

 

 

 

 

 

 

【来源:环球文化网】

———————————————————————————————————————————————

【免责声明】: 凡注明 “环球文化网” 字样的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环球文化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环球文化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环球文化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作品内容的实质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投诉至邮箱 bj@hqwhw.com 。

网易手机摄影大展
博洛尼整体厨房

更多>>艺术资讯

2014华为云计算大会
银泰百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