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收藏 > 名家推荐

画坛聚焦——画家王国强作品赏析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www.hqwhw.com     编辑:Emily 2020/8/31

【画家简介】

  王国强(字:无界)(号:南堤子)(笔名:易鸣)1956年石家庄生人,1978年毕业于河北省艺术学校(现河北省艺术职业学院)后留校任教,1979年在河北省梆子剧院任舞台美术设计。1984年-2016年在河北美术出版社美术编辑、1989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2012年至2013年在中央美术学院贾又福山水画高级创作研究班学习。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北画院国画院研究员、河北美术学院特聘教授、王怀骐艺术研究会秘书长、河北省企业界书画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常务理事。

  擅长大写意花鸟画、山水画、人物画。作品具有鲜明的个性,用墨、用色大胆,尤其善用淡墨,构图独特,在构图上倾向于独特一格,多采取构成的手法,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在中国现代画坛上别具一格,作品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多次举办个人画展、联展。多幅作品获奖、发表、展出、收藏。

《争艳图》50cm×200cm

 

标新立异  脱颖而出

                                           ——王国强大写意中国画赏析

  王国强是位个性鲜明的中国画画家,擅长大写意花鸟画、山水画兼攻大写意人物画,他先后毕业于河北省艺术学校舞台美术专业和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受教于著名人物画家王怀骐先生、山水画家于金才先生、花鸟画家问雨先生和舞台美术家林隆德先生。在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期间受教于李明久、齐梦慧、贡振宝、张义春、李维世、魏传义、丁伯奎、宁大明、刘业通、白云乡等,2012年至2013年在中央美术学院贾又福山水画高级创作研究班学习。这些恩师可以说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有口皆碑。恩师的高尚品德和艺术思想深深地影响了他,在他知天命之年以后显现出“春花秋实”“名师出高徒”的优势。国强在校几年间受到这些名师高深艺术思想的熏陶与严格基本功训练,为他以后中国画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雅玩图》50cm×200cm

 

  王国强1984年调入河北美术出版社,我们成为同事和画友,开始他先熟悉出版业务工作,后来在年画编辑室,画册编辑室投入长期繁忙的美术编辑工作。他为人谦和,待人真诚,虚心好学,工作认真,兢兢业业为“他人作嫁衣裳”。但他在编辑工作之余,一直坚持中国画的实践与创作。特别是在画册编辑室,广泛接触和联系全国老中青有成就的中国画家,耳读目染,开阔视野,取众家之长,收益匪浅,使他的写意花鸟画从40岁的“走出深闺”到50岁的“庐山真面目”,有一个大的飞跃,自2012年至2013年在中央美术学院贾又福山水画高级创作研究班学习以后,山水画写生和创作吸收了古人的技法和西画的严谨,用“我有我法”“勇于创新”“笔墨当随时代”的理念在山水画写生和创作中有了自己的面貌,实属不易。

《平安是福》50cm×180cm

  下面着重谈谈他的大写意中国画创作的艺术特点。

  一、他是一位既勤奋刻苦、又善于动脑思考很有才气的画家。任何有成就的艺术家都要有几十年“弦不离手,曲不离口”的艰苦磨练过程,国强可以说是几十年笔不离手的画家,艺校毕业后前十年画西画,从1987年开始坚持不懈的进行中国画创作,他经过30岁到40岁的创作苦闷阶段,我见过他这个时期的花鸟画,他不愿因袭古人与别人,标新立异一直是他追求目标,这一时期他为自己起了个笔名叫“易鸣”意思是变换一种绘画方法。但谈何容易,很长时间苦于找不到好方法,难怪李可染有“废画三千”的感叹,我看国强也有“废画三千”的苦闷,一个时期画不出满意的作品。在这苦闷时期,年画编辑室主任著名花鸟画家张文学对他影响很大,对他传帮带,他亲眼看张文学作画,一起画画,并给他以指点,使他受到启示,茅塞顿开:只要有想法,放开胆量画,不怕画坏,失败是成功之母,成功只比失败多一次。他又研究龚贤、范宽、石涛、徐渭、八大山人、齐白石、王雪涛、崔子范、贾又福、周韶华、齐辛民等古今名家的作品,吸收营养,但从不模仿照抄别人。经过学习、借鉴、思考、苦练、到不惑之年,终于有一批构思巧妙、笔墨感人、个性鲜明的大写意花鸟画问世。由我亲自挑选收入《花鸟画谱》丛书出版。

《且》 68cm×136cm

 

  二、从大自然和生活中找到灵感,以简括的笔墨标新立异。国强是位性格开朗,情绪乐观的艺术家,他的胸襟宽广、待人大度、与世无争、淡薄名利、不图虚名,他的人品决定了他的画品。他善于观察自然与生活,从看似平淡的花草树木、荷塘游鱼、名山大川等自然景物中发现美的题材,找到美的趣味,经过他的独特的审美情趣的艺术构思,用他独特的简练概括的艺术手法,大笔落墨一挥而就。真是艺高人胆大,其作品取材以小见大,大气魄、大手笔,具有强烈地艺术震撼力,感人肺腑,使观众受到美的享受。如:《荷塘鱼乐》《闹春图》《猫戏图》《秋实图》《春燕归来图》《春游图》《早有蜻蜓立上头》《青花瓷系列》《烽火台系列》《农舍系列》等都是很好的作品。

《大户人家》96cm×180cm

 

  三、他的作品有很高的艺术境界。国强每画一幅画,不论花鸟、山水、人物,都追求其艺术境界与艺术趣味,有感而发,而不是象有的画家“无病呻吟”玩弄笔墨游戏。他的作品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因而得到行家的赞同;他的作品来自生活感受,又使观众产生共鸣。他在艺术表现上追求大境界,在笔墨运用上注重大关系,善于高度概括,提炼取舍,抓住大的形式美规律,舍掉细碎繁杂的部分。如山水作品《好山十里都如画》《一湖春色无人语》《山坡一遍春》《山峦叠翠》等可见其大刀阔斧,强烈瑰丽的艺术效果。

《古意》 96cm×180cm

 

  四、他的作品在笔墨技巧上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国强的大写意花鸟画、山水画笔墨技巧高超,功力深厚。用笔苍劲灵动,墨韵淋漓浑厚,笔线变化丰富,中锋、侧锋、顺锋、逆锋、拖锋交错运用;墨韵变幻多样,泼墨、积墨、破墨、宿墨、泼彩穿插进行,组成画面的交响乐章。他笔下的小鸟、花卉、小动物、家禽家畜栩栩如生,柳条、芭蕉生机蓬勃,宿墨陶罐静物掷地有声,山山水水可游、可居、可赏。他挥出来的物象都生动有趣。这些除了他的勤奋努力之外,更透露出他的艺术天才,对绘画有很好的悟性。他吸收借鉴许多大家、名家,但从不生搬硬套抄袭模仿,而是领悟画理精神,抒发生活感受,“外师造就,中得心源”。创造出不少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新作品。国强在当今画坛模仿、跟风、抄袭严重的局面下,坚持原创精神,标新立异,走自己的艺术之路,难能可贵,值得学习和提倡。如今国强已步入花甲之年,期盼国强的艺术创作向高、精、尖迈进,再攀新的高峰。

吴守明                

2018年6月20日于石家庄 

(吴守明: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魂》 68cm×136cm

 

生命的逍遥

                           ——画家王国强其人其画

文|秘景超

  熟悉画家王国强的人,似乎都会这样说他:‘豁达、诙谐,随心、随缘、随意,活的自在逍遥。’他的聪明、睿智,他那宽厚的外表,总让人觉得是那种一见面就可以成为朋友成为交心的人。或许是和画家相识已久的缘故,对画家其人其画想说的实在很多。但苦于文字功力不济,多少次拿起笔又不得不去放下,总怕自身太多的偏见和少见,把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乱说。留下个胡说乱说的话柄,丢人显眼,让人讥讽。与其乱说不如不说,种种缘由搁浅直今。

《静》68cm×136cm

 

  国强早年跟随国画家王怀骐先生习画,严师出高徒,在老师那里他得到了艺术和生活上的良好的启迪,也为他今后的绘画艺术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楚。他当过美术教师,当过剧院的舞台美术师,当过美术出版社的美术编辑。二十多年来丰富的生活体验,铸就了他独特的生活样式和艺术样式。他是个“杂食者”,国画、油画、连环画各种不同的画种他都去揣摩和实践,传统的、当代的凡是他感兴趣的他都能去痴迷以其中,去猎涉和吸取。能觉得到似乎如今的他已是在生活和艺术的领域里真的“逍遥”了。

《中堂》 120cm×240cm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逍遥游》  两千多年前,先秦道家代表的庄子一生贫困,穷居陋巷,以屨为生,但鄙薄权贵,拘入仕途,安于贫困。他用他的一生为世人演绎出了一个千年不朽、神奇莫测、叹为观止的传说。他把生命的逍遥推进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充满了奇特的想象和浓郁的浪漫色彩。他认为能去不被物质世界、现实环境所困扰和制约,能去在大千世界里“物化”,超越时间和空间,从而使自己在精神领域里走向一步步的提升便是“逍遥”。千年古人的“逍遥”在今天看来仍让我们觉得不失其前瞻性和当代性。借前人说今人,只是想用一颗崇敬的心拿来去参照,或许这样才能使我们面对画家王国强的人和画以及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一个更全面、更祥实的了解。

《平安福》 68cm×136cm

 

  近些年,在国强的绘画作品里,似乎总能让你听得到他那平和的心动声。他怀抱淡泊,与世无争,不肆张扬,远于市嚣。他做画的清爽实乃源于他做人的清爽。或许是画家早已找准了自己的定向,有意无意的去放大自己的视角去梳理艺术,审视生命。他觉得,得失成败,不过红尘一度,名利荣辱,终是过眼烟云。一个画家,不外乎就是一个画家。他的画无非是对过去、现在和将来,对自然生命、对历史脉络的审视、体验与思考。画出来的画自己看、别人看,如此罢了。

《昬》 68cm×136cm

 

  他是一个爱好广泛的人,读书、品茶、下棋、打球、养鱼、逗鸟,悠闲于世事之中,游历于山水之间。怡然而至,怡然而别。朋友相聚总也少不了他的调侃,调侃男人、女人,调侃世间百态,也不放过调侃自己。他所拥有的这份自在和逍遥,无疑是他在“物化”中自己所呈现的一种物我通达的生命状态,也是他对自己的内心不断滤化的必然结果。

[1] [2]  下一页

网易手机摄影大展
博洛尼整体厨房

更多>>艺术资讯

2014华为云计算大会
银泰百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