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收藏 > 展览信息

展览预告:直到海水退去-TILL THE SEA RECEDE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www.hqwhw.com     编辑:Emily 2021/6/13

 

  展期

  2021.07.05-2021.07.25

  策展人

  杨逸凡(YANG YIFAN)

  策展执行

  殷蔚林(YIN WEILIN)

  参展艺术家

  陈家宇(MEGGIE CHEN)

  陈谷宇子(CHEN-GUYUZI)

  姜晓彤(JIANG XIAOTONG)

  张静文(ZHANG JINGWEN)

  严砚(YAN YAN)

  炎火火(YAN HUOHUO)

  刘睿智(LIU RUIZHI)

  赵越(ZHAO YUE)

  郑洁怡(ZHENG JIEYI)

  殷蔚林(YIN WEILIN)

  杨逸凡(YANG YIFAN)

  策展助理

  邹康雯(ZOU KANGWEN)

  朱睿琪(RACHEL ZHU)

  地点

  威尼斯 Kezuo Art Space

  Fondamenta Zattere al Spirito Santo 65,30123 ,Venice ,Italy

 

直到海水退去

                      ——策展人语

  艺术学之父康拉德·费德勒在其著作《论艺术的本质》中说道:"艺术与言语和概念一样都是思想的表达形式,它使可见的现象脱离感知和思想而具有可视性。"费德勒的艺术学理论将"艺术"与美学区别开来,并指出用美无法涵盖艺术中的所有问题。古希腊神话之中由九位古老的缪斯女神来掌管艺术、科学与学习,分别是:欧特碧(音乐)、卡莉欧碧(史诗)、克莉奥(历史)、埃拉托(抒情诗)、墨尔波墨(悲剧)、波莉海妮娅(圣歌)、特尔西科瑞(舞蹈)、塔利娅(喜剧)、乌拉妮娅(天文)。九位缪斯女神形如一体,形影不离。伟大的柏拉图和毕达哥拉斯都认为哲学是艺术(mousike)的一部分。不难看出古希腊先贤们对"什么是艺术?"做出了今天看来依然受用的古老的回应,"艺术"始终是历史、文学、科学、哲学、音乐等等的共用名称。Music、Museum等词便是来源于此,诞生于18世纪法国大革命期间的"Museum "一词本意为"缪斯的崇拜地"。早在古希腊时期,毕达哥拉斯就提出要在城市的中心建造供养"缪斯"的神龛来给先民们提供一个交流学习的空间,可以说这就是"博物馆"古老的雏形。时至今日,博物馆作为一个最具代表性的公共文化空间,始终如一的履行着向公众展示历史、美学与知识的职责。结合古希腊先贤以及费德勒对"何为艺术"的回应,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美≤艺术,艺术=历史+文学+科学+哲学+音乐+美学+……"由此可见,艺术本身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名词。在此可以理解为艺术是一种可以激发一切学习动力的感观。

  然而大众对艺术的理解往往会局限于音乐和美术之上,而忽略掉艺术之中包含的更多内容(包括历史、文学、哲学、科学等)而这些被忽视的部分往往是当代艺术语境之下那些晦涩难懂的作品之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今天的艺术市场更是五花八门,然而纵观整个艺术领域的发展,惊人的发现古希腊圣贤们早有预言,因为科技的发展、哲学的发展、历史的革新,艺术的形式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例如工业革命后,伴随着物理、化学的发展,1838年法国物理学家达盖尔发明了摄影术,在这近200年之中相机工业的不断发展,摄影逐渐成为当下最重要的艺术形式之一。在哲学领域之中,从达达主义开始,观念艺术的不断发展,艺术家及逐渐接受"美学≤艺术"这个不等式,从而关注到可视的物相背后深层次的意义讨论。杜尚在他的墓碑上刻上"死去的永远是别人"这本身就是一个深刻的哲学讨论了。在历史方面,更有大量的作品用于去思考历史,无论是德拉克罗瓦的《自由引导人民》,还是毕加索的《格尔尼卡》,描述历史成为艺术创作之中的重要题材。今天更有不少艺术家用现代诗作为当代艺术创作的新形式,然而古希腊九缪斯之中早就有掌管诗歌的女神。至此,我们现在所创造的各种新兴艺术其实是历史的轮回和处于当今时代语境下文化的表达。

  在筹备这次展览之前,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当代之后我们如何定义当代艺术?这显然是一个很难找到答案的问题。直到回想起在威尼斯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小码头,石阶上长满的海藻青苔,这是海水退去后留下的痕迹。在威尼斯,有着一些鲜为人知的岛屿,它们被海水淹没,海水侵蚀掉了它们曾经的辉煌。断壁残垣让人们不经想像它们过往的繁荣景象。艺术与历史往往是密不可分,历史就像是海水一般,雕琢着艺术,直到海水退去,我们才能看到艺术的另外一面,或是侵蚀,或是长出海藻。

  日本著名当代摄影大师杉本博司在其著作《直到长出青苔》一书中文版序言中,开篇第一句写了:"历史之所以成为历史,不得不等待那历史中人从此世消逝而去。"而"当代之后我们如何定义当代艺术?"这个问题的答案,亦是需要当"今天"成为历史的那一时刻才能找出。那时的我们或许早已不在。那我们当下又该如何去评价已经成为历史的今天呢?在此,我们利用"未来考古"的理念策划了这次展览,而这场考古盛宴的参与者不仅仅是策展人或是艺术家,而是每一位观众。所以,在观看这场展览的同时,请将你们置身在未来的某一时刻。

  这次展览我们邀请了十一位青年艺术家,他们通过他们的作品向大家提出了他们对当代艺术的种种疑问,然而在展览现场策展人及艺术家并不会出现,因为我们在创作完这些作品及这场展览的时候,这些作品、这场展览已然成为了过去,此刻身处"未来"的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相信此刻正在"考古"的你们一定能帮助我们答疑解惑。

  直到海水退去,"未来"的你们一定可以找到答案…

  策展人-curator-

  杨逸凡

  独立策展人

  青年艺术家

  Accademia della nelle arti di Venezia

  意大利国立威尼斯美术学院

  2014-2017,参与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场馆相关工作

  2018-2021,从事艺术教育工作

 

参展作品:《威尼斯记忆碎片1-24》,20X20cm,哈里姆勒艺术微喷,2015-2021

 

  《威尼斯记忆碎片1-24》这组作品是我对威尼斯的情感寄托,及对这座水城的观察与理解。2014-2018年我在威尼斯度过了四年的时光,这里是我的艺术开始的地方。其间走遍了这座水城的每一个角落。每每和朋友介绍威尼斯时,我都会说威尼斯是我的第二故乡。然而随着全球的气候变暖以及不可避免的版块变化,威尼斯这座城市每年都在下沉,在威尼斯主岛周围,已经有很多曾经有居民生活的岛屿被海水淹没,未来威尼斯的沉没或许是不可避免的问题。常常会想是否有一天,这个城市会变成像楼兰古城或更为神秘的亚特兰蒂斯一般的存在?这更让我想为这座城市进行一次创作。

  布列松提出"决定性的瞬间"的概念,也正因如此,记忆得以以照片的形式延续,于是我拿起了相机,用摄影来记录发生在威尼斯的故事。无论是圣马可广场上的鸽子,还是公交船上悠闲的市民,或是狂欢节时拥挤的游客……我都用相机捕捉记录。

  《威尼斯记忆碎片1-24》这组作品是将我在威尼斯拍摄的大量胶片纪实摄影作品通过后期进行数码合成,让大量的纪实影像在一张图片中呈现,打印过后,再将完整的一张合成图片均匀裁切成24片1:1大小的碎片,而后单独装裱。这是一个将已有的纪实摄影作品进行再度创作的过程,也是一个与记忆、与时间对话的过程。通过合成,一张张清晰且分散的照片变的模糊且整体,这好似我们的记忆一般,积累的每一瞬间的记忆,汇聚成一个复杂的记忆系统,裁切过后又将这复杂又完整的记忆系统分散重组,构成当下我对威尼斯复杂的情感表达。

  而后,我会将这组作品再次打散,单独售卖、交换或赠送,让这24件"记忆文本"分散到世界各地的不同角落,并且等待着日后的重聚。在这件作品中,我不断将其分散-整合-分散-整合-分散-整合……这便是我对城市、对记忆、对历史的艺术解读。

      直到海水退去,迷雾笼罩着历史……

  策展执行-curatorial execution-

  殷蔚林

  青年艺术家、策展人

  摄影师

  意大利弗洛西诺内美术学院

  意大利国立威尼斯美术学院

  2016-2019 参与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场馆相关工作

 

参展作品:《悟》系列,尺寸可变

 

  策展人语:

  我们在聊殷老师这组作品之前先聊聊这段历史:

  1902年,莫迪里亚尼考入威尼斯美术学院,彼时的毕加索初到巴黎,魂不守舍的游走在塞纳河边,笔下的世界都是蓝色的,全然是个忧郁小子。两年后,现代主义雕塑先驱布朗库西从罗马尼亚辗转来到巴黎,毕加索的画布也由蓝转粉,老毕最迷人的"玫瑰时期"悄然而至……1906年,莫迪里亚尼来到巴黎,与布朗库西学习雕塑,为他后期标志性艺术风格奠定了基础。1907年,毕加索终于与布拉克相遇并迅速擦出火花,大名鼎鼎的立体主义终于在巴黎这个神奇的地方诞生,影响甚至延续至今。随后数年间基斯林、夏加尔、柴姆·苏丁、藤田嗣治来到巴黎 ……巴黎,开始大放异彩!这一个个名字构成了大名顶顶的 "巴黎画派",一个起初带着浓烈的地域歧视色彩的名称,而如今早已成为很多人心中的信仰,一画难求。"巴黎画派"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画派,是一个个孤独灵魂组合成的世界,而正是因为它的多样性及感性,构成了一个丰富多彩的20世纪艺术史。

  如今走在巴黎街头,一不留神就与这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大师隔时空擦肩,而如今的巴黎却早已不再是20世纪初的巴黎。伍迪艾伦在午夜巴黎中说,最好的时代就是现在。2014年,我怀着憧憬之心孤身前往威尼斯,偶像莫迪里亚尼也成了我的老老老学长,一年后殷蔚林从弗洛西诺内辗转来到威尼斯,又过了一年,赵越也考入了威尼斯美院,我们三个都算是油画系的,但是由于都对摄影感兴趣,于是经常因为摄影进行交流讨论。因为当时都痴迷于失焦的摄影技法,所以我们戏称自己为"威尼斯近视眼主义"。这不经让我想起来了上文所述的那段传奇的艺术史。我一直觉得艺术家都是有地域情结的,正如巴黎对于莫迪里亚尼他们,威尼斯对于我们一样。

[1] [2] [3] [4] [5]  下一页

网易手机摄影大展
博洛尼整体厨房

更多>>艺术资讯

2014华为云计算大会
银泰百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