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收藏 > 相关报道

陈蒙访谈:活出厌倦,必须有格调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www.hqwhw.com     编辑:菲菲 2017/6/9

陈蒙
1977年生于广东,现居北京。艺术家、策展人、艺术评论人。
现任PINKI品伊国际艺术馆艺术总监、泉国际美术馆执行馆长。

新锐艺术:您在广州生活好好的,为什么跑来北京?
陈蒙:北京有利于我找到自我。“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你也可以理解为,小隐在终南山大隐在北京。人性最复杂的地方才能生成大智慧。苏格拉底的大智慧是在市井和菜市场生成的,不是吗?

新锐艺术:北京是个名利场,您如何把持和平衡自己,对您创作有影响吗?
陈蒙:我必须承认我来到了北京就已经不再纯粹,但我也必须说清楚我画画从来就不考虑以画谋生的问题。我的作品是否被人理解抑或是遭到拒绝,那仅仅是时代的问题,并不影响我自信的创作本身。我是个充满创造力的艺术家,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我有钱生活并创作下去,创作是我个人生活的一种反射性的思考,是个人拯救自己的一种途径。吕佩尔兹说:“我只与艺术打交道,比如作诗,绘画,雕塑。我负责营造艺术氛围。让天空黯淡、明亮,让百鸟停止吟唱,听我诉说。这是我要做的事情。”

新锐艺术:笑)艺术家都很自恋。
陈蒙:是的,都像娜喀索斯一样审视自己。

新锐艺术:冒昧说一下,您的作品给人有一种强烈的感受:神秘,庄重、沉痛、哀伤、弥漫着恐怖的气氛,表现手法死板又生硬,既粗暴又缺乏诗意。您能随便谈谈?
陈蒙: (微笑)用神秘的方式再现人的唯一真实东西,那就是痛苦,爱及绝望。人间炼狱中的理解,体会和表达人之存在。艺术从来都不仅仅停留于表面,而是活生生或死去,有呼吸有感觉有痛有爱的人,是死亡的永恒的蓝色和黑色。每一次黑夜的降临,它令我沉默、焦虑,同时也让我安静,让我忘了世界的存在。我知道我展示出痛苦的迹象和对人类内心深处的了解。我坚定不移地认为,忠于内心的情感是艺术家直觉的永恒主题。别人是如何认为,我管不着。我只试图从自我建构的图像中看到自己,自行表达形成自己的史诗和悲剧的诗意。

新锐艺术:艺术是涉及生与死的问题吗?
陈蒙:如果你从来都没思考过死亡,你一定活着蜻蜓点水,很快乐也很幸福,但只剩下物质的幻觉,正如世界只是你头脑里的幻觉。艺术家来到这个世界是负使命的,他和上帝一样创造世界。

新锐艺术:您的作品似乎都很厚,塑造的主体造型有点呆板,是有意为之吗?
陈蒙:我意识到,当作品中的情感和激情过于外露,就降低了艺术作品的价值成份。稳重、呆板的表现形式有助于呈现塑造的主体的精神状态,在表面上的冷若冰霜下面,隐藏着炽热的情感。必须以静止稳重的造型压倒乖巧和轻飘飘的希望。

陈蒙:《异乡人18》80cmX120cm-布面油画-2016

新锐艺术:感觉您的画不讨好市场,您有苦恼吗?
陈蒙:画画不纯粹是为了卖钱,没必要去投人所好。真诚总会激起一份怜悯的快感。一个傻子总会找到同类的傻子来捧场。

新锐艺术:创作者都很孤独,您重视和渴望与人进行思想交流吗?
陈蒙:孤独之美。孤独只存在于孤独中,一旦与人分享,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就是我小翼翼地保持和享受着孤独忧伤的美感之缘由。它是我创作的养份。孤独使一般人不堪重负,然而孤独却使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更加出类拔萃。因此,我喜欢也重视和这类人思想交流。

新锐艺术:您写过一篇《艺术家的宗教》文章,您反对宗教吗?是否可以谈谈?
陈蒙:宗教对一般人来说是好事,但对艺术家而言非好事。我读过不少宗教、哲学方面的书有个发现,我的个性不能在宗教里四分五裂。尼采有这么一句话,“你一直在寻找最沉重的负担,结果找到了你自己!”尼采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免于圣洁。他任由自己的灵魂敞开伤口,于是成了创造型的天才。任何一位有野心有做为的艺术家,都必须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宗教。由于他处于自我的中心,对于无限又具有独特见解,并轻而易举地奉献出整个自我。
我有一次谈到:“ 艺术家的宗教在其作品里。通过作品救赎或拯救自我,最后影响到别人。一个创作者如果承担不起自身悲剧的重负而皈依了宗教做了宗教徒,他巳经无力创作,他的创作生涯也基本结束了。对自己的无限具有洞察力和有独特见解的人,才是真正的创作者。”结果引来一堆口水和黑砖头。“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我对未来不抱希望,但我活着就必须思想。

新锐艺术:您不仅画画,写作、策展、还博览群书,感觉您好像不用睡觉。
陈蒙:我常问自己,我是否睡得太多,而工作的时间太少?有一晩,我梦到西门庆对话温必古:“请问尊姓大名?” “不才名 必古,字 日新。” 突然惊醒,从始不敢久眠。

新锐艺术:人们总是一心想成为骄傲和强大的人,而不是成为他自己?
陈蒙:其实,骄傲和爱情一样,占有就是被占有,只是一种可怜又可悲的幻觉。我希望我具有一种这样的能力:听从任何不期而至的命运,不快乐也生活下去,所有的日子随我打发。如果我注定两手空空,那也不坏,因为我随时可以去拥抱早晨。

新锐艺术:帽子、牛仔裤、靴子,来自雷州半岛的骑士,饱含格调的非凡厌倦。您喜欢大家给您浪子、骑士的称号吗?
陈蒙:随便,无所谓。要像波徳莱尔一样活出厌倦,必须有格调。

陈蒙:《大器1》100cmX120cm-布面油画-2016

新锐艺术:很赞!颓废生活里的骑士。
陈蒙:再逞强的人也须要被人理解与鼓励。您们对我来说是如此的重要,人都是因为爱而生活,绝不是与之相反。对一个成熟的艺术家而言,激情无足轻重,而"理解和爱"才会让他达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新锐艺术:您是一位非常自我,个性的人,追求自由,特立独行。到目前为止您的生活和工作,有什么缺憾吗?
陈蒙:我不知道也不在乎我这辈子能干了些什么或干出点什么,但有一点必须肯定,我将永远走在一条忠诚于自己的小道上。如北野武所言,无聊人生,我死也不要。一位朋友对我说:他追求的是科学,同时他告诫我形而上学会让人迷途。我引用了一位哲学家的话回答他:“不知恐惧的人就像天空的飞鸟,在蔚蓝苍穹中读解自己的命运。” 尽管如此,他这句谶言还是牢牢地刺进我的灵魂。每当在无数个孤独的夜里我就为自己鼓劲,宁可迷失在星辰的凝视下,也不愿人群中丢了自己。每个人都有存在的理由并为之寻找。每个人都在发掘生命的源泉并饮之解渴。服侍圆满的生命个性胜于任何人类的希望,那怕有一天我客死他乡或醉死街头,我也是一个完整的自我来了又回去。

新锐艺术:您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有哪些值得期待的方面?
陈蒙:没有期待。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合理的存在。


———————————————————————————————————————————————
【免责声明】: 凡注明 “环球文化网” 字样的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环球文化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环球文化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环球文化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作品内容的实质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投诉至邮箱hqwhwbj@126.com。

网易手机摄影大展
博洛尼整体厨房

更多>>艺术资讯

2014华为云计算大会
银泰百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