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收藏 > 相关报道

陈蒙访谈:艺术和政治一样,无数的受难者创造了它的暴君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www.hqwhw.com     编辑:菲菲 2017/6/9

陈蒙:《相2》28X39CM-布面油画-2006

网络美术馆:你每天的快乐是什么?渴望什么?
陈蒙:每天醒来,我最大的快乐是无所事事。我渴望在知识之外的路上漫游,所去不知何处。漫无目的。人只有从生活中走出来像刚刚出世一样,才能感受到白鸽振奋的黎明。

网络美术馆:对当下流行的心灵鸡汤,你怎么看?
陈蒙:与其心灵鸡汤,无病生吟抑或平庸说教,不如去古怪抒情,无情反讽、敞开自我,任由伤口裂开,没什么比表面的优雅和迷人的文艺腔调更令人讨厌了。您应当明白,美丽的事物一向都是装饰性的。

网络美术馆:在微信上我看到一个朋友在你平时写的随笔下留言:“你有趣极了,爱看你病入膏盲的随笔文字,呼吸、温度、诗意、癌症,要啥有啥。”她评价很有趣。你是如何看待自己写的随笔?
陈蒙:我从贝克特"无所谓的文本"中,得到启发。怎么写和怎样写,这不是我考虑的问题。我断断续续很零星地写,它既是开始又是结束,实则既无开始又无结束。我让自己感知的火花在纸上或手机屏上闪烁跳跃,我的思维永远挣脱任何东西的桎梏。随心随性随时随地有感而发,让自己浪漫的精神自然流露。

网络美术馆:你有偶像吗?或者说有欣赏和喜欢的人吗?
陈蒙:因为读服装设计我喜欢上山本耀司,至今依然。后来我读哲学但没喜欢上康德或黑格尔,但不否认喜欢郭尔凯果尔和尼采。

网络美术馆:为什么喜欢尼采,能否透露一下?
陈蒙:我喜欢尼采有三点。1.尼采是一位写诗的哲人抑或是进行哲学思辨的诗人,他是哲学家或者说他是先知式的诗人; 2.尼采是一个斗士,他以尖锐专注的英雄主义精神与艺术家创造般的行动使上帝不堪重负最后死亡。一个在西半球上差不多统治了两千年的强大对手,就这样被尼采打败了;3.尼采解放宗教之后才逐成了一个全新的人类产生,让大家意识到只有使自己超越自己,这才是人的特性。

网络美术馆:聊到尼采我想到了你的车,它和你本人一样,像“角斗士”。
陈蒙:(笑)我轰轰作响地开着我的战车,就像一个野心家自信满满地奔赴他的殖民地或逃离他全部的生活。总之,我装腔作势地宣告我的存在。我有一个愿望,做一匹野马或者是一位高超勇敢的骑手。在荒原上狂奔并逃离您们创造的无限,走进我的梦想和荣耀。我根本不屑于庄子自我保护的佯狂,我想到的永远是尼采,和他一样入世,和他一样疯狂地喊出"一切重新估价"。

网络美术馆:你喜欢喝酒吗?总感觉你喝酒之后会干点迷人的事儿……
陈蒙:喝点小酒,我喜欢静静的躺着什么都不做。我很享受自己处在某种奇特的状态中,说不清,有点谵妄。我老实承认,极端自由主义思想的行事方式,它在伤害我的同时也让我快乐,但我不能让激情支配着我创作。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当艺术家在创作中激情迸发时,他至少在表达方面处在一种不自由的状态中。" 这句话是对的,只有成熟的艺术家才能深刻领悟到其中的道理。

网络美术馆:天才呢?
陈蒙:这个问题问得好!解除自我限制,这是天才的一贯做法。激情让他将一切都和盘托出,比如,兰波和凡高。拥有希望是件幸福的事,像一首歌一样被传唱着。可情感一旦耗尽,天才又有何用?我已经过了天才的年龄段,此刻我只想活长命点,看花花世界这是人生乐事。

网络美术馆:今天是节日我们喝一杯,让快乐的谈话继续……
陈蒙:目前我最快乐的事情是,我感觉我的画快要突破了,心里充满无限的快乐!它消解了节日给我带来的悲伤(对于一个单身汉,节日总是令人伤感的)。我永远是活过今天再说,如果还有明天的话明天再说。其实不应该去操心,反正都一无所有,一切都无关紧要。放下,放下躯体放下头脑,听任它们去安顿自己。每一天自己抱着自己尽管没有太多的温情,但却是忠诚,忠诚……,是自己对自己的绝对忠诚。凭着忠诚,我把自己高高托起,倾听神灵在我耳中低语。

网络美术馆:酒起作用了(笑),一无所有吗?你曾经拥有过令人羡慕的一切,妻子、孩子、房子、车子……
陈蒙:我讨厌回忆,讨厌自己的多情,可我偏偏就是一个情种。我曾经写下一段随笔:"偶然间一首歌响起,它勾起我一些往事。那一瞬间我看见了,在时光后退的迷雾中,为爱哭泣的女人。属于我的记忆和梦想,像内疚的空气一样弥漫过来,使暧昧不清的树林陷入沉默。我不由的呼吸一下空无的光阴,它以浪子的方式,让我去品尝和承受。什么都没有,永远什么都没有,那一定是一种真正的幸福。"

网络美术馆:什么歌?
陈蒙:一首流行的老歌,《牵引》。

网络美术馆:哦!我明白你们分开的原因了,一个想做但丁,一个不想做贝雅特丽齐。
陈蒙:(笑)所以我现在还在炼狱里。(按但丁在《神曲》里的划分:地狱、炼狱、天堂)

网络美术馆: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陈蒙: (笑)我不是佛,我是陈蒙。

网络美术馆:艺术家不得不牺牲个人的幸福,自古如此。
陈蒙:是的,艺术家迷人之处在于摆脱习惯和各种约束,凭着自身强烈的个性和对美的着迷去反抗命运的摆布。比如凡高,他忍受着饥饿天还没亮就起床,长途跋涉赶到遥远的地方去画一片丰收的麦田,在未到达目的地的情况下天已经黑了,只能又返回工作室不知疲倦地画他心里的麦田。那烈火燃烧似的麦田,把它的创作者--一个执着者的悲剧形象从背后跃然浮显出来,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了他的俘虏。是的,正是艺术家的殉道精神感动了时代,人类再不把凡高捧出来,便是人类的耻辱。这也是我反复提到的艺术家在其时代里的宿命,靠自我的燃烧感知自我的本质,通过作品揭谛自我生命在无限中的存在。我为什么反复提到凡高的殉道,尼采的酒神,还有柏格森的生命美学理论。都是因为理性主义越来越明显地禁锢人的生命,随之而来的是感性艺术也逐渐被理性的思辨取代,生动活泼的生命也将被枯燥的概念所扼杀,人像机器人一样毫无感知毫无灵性地活着,行尸走肉。您知道现在的视觉艺术,为什么不再感人吗?在目前横扫一切的所谓“前卫艺术”和“观念艺术”哪里,你看到的是完美的机械图像和匠心良苦的各种观念。今天大多数被吹捧和被视为当代艺术的玩意,其实是患了时代流行的感冒病症。他们认为前卫的方法和新奇的形式感就是艺术的意义和目的,这是极其谬误的。历史告诉我们,谁与时代流行的格格不入,谁就是冷静的思考者。在文化艺术的废墟上,在历史的这面镜子里,人类只会看到孤独的行吟者。我们必须正视从二十世纪后半期开始,艺术已逐渐失去了其自身的精神性和神秘性,殊不知这两大属性乃是艺术的根本。艺术到了必须复兴的时候,必须回到生命的源头,回到它的时代里的宿命性的悲剧意识,去揭开时代和人性的症状。你知道莎士比亚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为何如此伟大和卓越?相信每个人心里面自有答案。

网络美术馆:说到莎士比亚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我想问问艺术和艺术家是一种什么关系?
陈蒙:萨特说,“人必须创造他自己的本质,他必须投身到世界中,遭受世界的苦难,与世界搏斗才一点一滴地定义了他自己。” 萨特这句话对莎翁和老陀是再贴切不过的解释和总结。也就是说,存在先于本质,先有艺术家才有艺术作品。就像我一样,我一直都活在艺术和诗里面,我就是艺术,我就是诗。因此我没有刻意去追求艺术和逼自己去写诗来以此证明自己,一切都是自然流露,瓜熟蒂落,水到沟成。

网络美术馆:不需要证明自己吗?
陈蒙:特立独行的人可以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活着,他不需要向谁证明什么,如康徳所言,“人为自己立法”。他只习惯于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证实自己的奇迹,像尼采所希望的那样,用酒神的方式来证明他活着的权力意志。当一个艺术创作者成功了备受关注了,他就活在掌声与鲜花之中,这是多么的可怜,你必须相信,一种难以完成的使命远比一项轻而易举就获得成功的事业更为迷人。

陈蒙《相26》100cmX100cm-布面油画-2015

网络美术馆:艺术圈很残酷!当下中国艺术界里为何你总是置身事外?
陈蒙:是的。艺术和政治一样,无数的受难者创造了它的暴君。对艺术家来说,反叛才是美德。

网络美术馆:很赞!敢于面对和挑战残酷的现实。
陈蒙:我年轻时活出了春天的歇斯底里,而现在清醒到足以成为一个废人(笑)。当你意识到人的一生不是梦时,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每天从床上爬起来,心跳提醒我们时间存在,也就是说我们活在时间之中。然而,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和要做什么,它永远不会堕入迷途,人却与之相反。因此,没什么能比人突然对存在之领悟更令人痛苦了。

网络美术馆:你散布"读书无用论",但你谈话写东西常常"引经据典",这是否有点矛盾?
陈蒙:从实用价值的角度来讲,读哲学有用吗?答案肯定是没有用,但读哲学能提高人的心智。我说读书无用,是针对当前社会以功利为目的的读书,这是反讽、调侃的口吻。

网络美术馆:你说多余的知识对艺术家来说毫无用处。能否具体谈谈是什么情况?
陈蒙:我指的是画家。对于画家来说,多余的知识的确毫无用处,只能搅扰他,削弱他所追求的艺术效果。艺术是一种独特气质所衍生出来的韵味。 艺术之魅,好比是哥特塔的尖顶。到达尖顶的那一个点,必须靠创作者天生的穿透性的感知能力,而渊博的知识和各种多余的理论恰恰阻碍了这样的能力。直觉的感知能力对于画家太重要了。创作者通常在一种神秘直觉感知的诱导下,凭着生命冲动而卖力工作。直觉就是创作者打开艺术之门的钥匙。我赞同柏格森的“生命美学”观点:“以直觉把握美”。他认为自我,生命冲动是万物的本源,体现最高的美。

网络美术馆:你也写诗,但你说你的绘画缺少诗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蒙:对“当代艺术”来说,越是伟大的艺术家,他肯定是伟大的思想者,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包括诗人和画家)思想是创作的雄厚基础。在这个基础之上,诗人和画家靠敏感和直觉去工作,通过结构创造出来作品。相比于别人灵动和诗意的绘画形式,我更乐意去另辟蹊径画出钢筯水泥般的东西,耸立在哪里,让人窒息。我企图做到使苦闷升华,使死亡感变为美学,来满足我对世界的小小挑衅的虚荣心。

网络美术馆:仅仅是挑衅?你是在用你玩世不恭的语气来掩饰你思考的一面,不是吗? 谈谈你的绘画灵感来自哪里,是如何得到启示,又是如何思考?
陈蒙:我在一个叫“乌石”的海边出生长大,这是一片上帝遗忘皇帝也够不着的地方,是所谓的天涯海角。我的祖辈代代靠捕鱼为生,在大海上捕鱼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谋生行业。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在思考大自然时说,"大自然喜欢隐蔽",然而大海的隐蔽更甚,它反复无常随时不动声色地吞噬一切。因此,我自小就对死亡产生思考,从而悟出了一切。所以说我的作品像纪念碑,或者说它是我海边出生地的一块乌石,这是我创造出属于我自己的形态美学。我的艺术仅有的一点点神密灵感就是来自大海里的海胆(海胆又称亚里士多德提灯,是我小时候从一本书里读到关于哲学家与提灯者的故事)。我得到启发,大海的每一次心跳,都是源于海胆向醒着的状态伸展。

网络美术馆:说白了就是"乌石心","大海心","陈蒙的海胆之心"。
陈蒙:(笑)你可以这样认为。

网络美术馆:谈话中我多多少少感受到你情感上的纠结,你有强烈的入世态度同时也有渴望出世与逃离的心态。
陈蒙:相比于斯特林堡,我那一点予盾和纠结算是小巫见大巫。人人都是予盾的综合体,我也不例外。由于我既有浪子的一面,又有骑士的一面,浪出来(出世),骑进去(入世),这两种特质同样的明显又同样的杰出。

网络美术馆:创作方面有过予盾和纠结吗?
陈蒙:有,非常强烈。每每想到,也许我可以画出或写岀一点有意思的东西沾沾自喜时,随之自己内心里马上出现一股反抗的力量,一种强烈的自我反讽而把刚才的想法消解掉。我想这也许就是孤独的齐奥朗所宣称的“那些受伤的心灵的特权”。有时候我常问自己,这种撕裂的内心活动所滋生出来的思想打算将我占有还是令我屈服?荷马说:一个人是一场内战。 我反而觉得一个人是一片大海更贴切。 大海里充斥着海盗,飘荡着塞壬的歌声。 从心底涌起的汪洋大海,好像是荒芜的海底旋涡,仿佛要把我赖以生存的屏障悉数席卷而去,如果我没方法把它抑制,最终会把我掩没。因此,我的焦虑就变得越来越重。 在梦里我哭着喊着,我说我不想做尤利西斯。
不过话说回来,哲人、思想家最精采的论述恰恰在于悖论,画家也如此,因为他们都是力不从心的病人,听任它们处于矛盾状态。比如,凡高早期画“海滩上渔夫”,他想尽一切方法去表现穷苦的渔夫,但他画的过程并不如意,他很纠结又无能为力,最后率性把渔夫的脸一笔沫去,事后证明完美!精彩!

网络美术馆:你作为画家又兼做策展人,我注意到你策了好几期的"纯粹中国群展"。我想知道你提出"纯粹"的概念及有哪些现实意义?
陈蒙:纯粹,就是遵循自我的道路,独立思考过个性生活,撑起生命之重。只有这样才能锤炼出一个完整的耐久不变的自我,来对抗残酷命运和无常世界。我前面说过,先有艺术家才会有艺术作品,什么样的艺术家出什么样的作品。 纯粹的艺术家,也一定是重于思想而轻于观念和形式。我想,真有“当代艺术"这一称法的话,那一定是赋予思想的艺术,而不是华而不实的形式与观念的艺术。艺术应当回到它的时代精神,在当代环境下思考,它必须产生于精神最内在的深处。重建其内在关系的存在结构,而不是外在讲究的规律和眼花缭乱的形式,更不能以功利和实用为目的。 如果当代艺术最终沦于内在空洞的形式美,那么"当代艺术"就是一句时髦的废话。时代审美观一旦稍微轻视批判和思想的精神,就变为诡辩论,最有害的莫过于玩弄形式的偏见和夸大它审美作用的诡辩。必须有一些人站出来,通过他们的痛苦来破除这个世界的诱惑而做出榜样,这种人只能是纯粹的人。他们摒弃玫瑰,踏上荆棘之路。 栗宪庭先生说,“重要的不是艺术"。 那么,重要的是什么?我觉得,是艺术家的纯粹和他的思想,这就是我策"纯粹展"的初衷。现在,已经是迫切需要我们严肃地共同努力的时候了。

陈蒙
1977年生于广东,现居北京。艺术家、策展人、艺术评论人。
现任PINKI品伊国际艺术馆艺术总监、泉国际美术馆执行馆长。

———————————————————————————————————————————————
【免责声明】: 凡注明 “环球文化网” 字样的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环球文化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环球文化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环球文化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作品内容的实质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投诉至邮箱hqwhwbj@126.com。

网易手机摄影大展
博洛尼整体厨房

更多>>艺术资讯

2014华为云计算大会
银泰百货